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孤灯夜品录】我看孟子——读孟手札

2016-01-26 12:00:0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邹传安
A-A+

  此前,我对孟子一直心存敬畏。

  经此较为系统的研读之后,孟子的份量轻了一些。

  也许将来更为深入地研读之后,心中的敬畏会得到恢复,但愿如此。

  四书孟序有及孟子出处,大意为孟子名轲,山东邹县人,受业于孔子之孙孔伋,伋字子思,(或谓受业于子思门人)学成游说于齐宣王,宣王不能用,乃至梁,述唐虞三代之德。当时天下方务合緃连横,以攻伐为能,孟说则迂远而阔于事,无以用之,退而与万章等门人序诗书,阐述孔子遗意及本人思想。

  孟子七篇,东汉赵歧作注,将每篇分列为上下两部分,成十四篇,流传至今。

  孟子的思想与孔子一脈相承,核心伝值都是“仁”,而发展了对于人性善恶的探讨,主“性善”说。认为恻隐之心、羞恶之心、礼让之心、是非之心,是人人具有的本性“四端”,只要不受外力阻碍,这四端都会自动扩充。认为这是人之所以异于禽兽的根本所在。在政治上,他主张以仁对待一切,睦邻安民,反对聚敛、杀戮和征伐。侧重于爱民,“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百姓者,独何与”?“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乐民之乐,忧民之忧”等等,可谓民本主义者。

  提倡个人修养,存心养气,识时待命。认为人要培养自身的能量,即所谓“气”,气的能量可大到充沛于天地之间,他称之为“浩然之气”。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表现为意志,则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展现为襟抱,则居天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体现在交游,则以德服人,与人为善。

  孟子的口辩与文章,亦为后世留下很好的典范,雄肆汪洋,江河直泻,不可阻遏。尤善比拟,无论事之难易,当即任设一喻,无不贴切。庄子亦善喻,但引譬玄远,且言词晦涩。孟子则设喻浅近,善以日常习见之事为材,繁简适度,寓庄于谐,尽人皆晓,此孟子文章之妙。韩子云:“赖其言,而今之学者尚知尊孔氏,崇仁义,贵王贱霸而已”。故孟子的思想,有大功于后世;孟子的文章,足启乎来者。

  世以孔孟之道并称,然如果悉心阅读一过,便会觉得这种说法并不恰当。因为无论从思想深度、学术成就、德性状态来看,都无法并列,盖孟袭孔衣,再怎么申展,仍在笼罩之下。况且他言行不一,立论宏远,而为人小气,其主张也有自相茅盾的时候,一面说“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一面又说“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德不如颜回,功不逮子贡,当仍在七十子之俦,未可便并称于孔子。

  颜回箪食瓢饮,用之则行,否之则藏,不跹怒,不贰过。孔子曰:“自吾有回,门人益親。”孟子则恃才倨傲,目空一切,曰:“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很把自己当回事。每与人说事,好先以设问切入,仿佛面对幼童,哪怕对象是年迈的诸侯,仍不少折。面对尊长,动辄以师傅自居,是何礼仪?

  孔子殁,门人服心丧三年然后散去,孟子七篇,三万四千八百六十五字,无一字及于自己的老师,并且说:“予未得为孔子徒也,予私淑诸人也”。私淑者,并未亲受其学,而自尊对方为师以习其业者也。强调自己是自学成功的,这可能也不假,却不知子思或子思门人得知此话后是何滋味?待老师不过如此,对后学却很严苛。离娄下篇载乐正子到了齐国,找到住处后就去拜见他,孟子阴阳怪气地问道:你也来见我吗?乐正子惶恐地说:我是前日到的,找到旅馆后就来了。孟子责问:你听谁说过可以先找到旅馆后才拜见尊长!

  史载齐欲伐鲁,孔子令子贡使齐以阻之,子贡乃辗转齐、吴、越、晋四国,使齐舍鲁而与吴、越、晋三国相互攻伐,鲁国得以保全。“故子贡一出,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最终存鲁、乱齐,破吴、霸越、强晋。孟子事齐、梁二国多年,食享优禄厚礼,并未见有突出政绩。可见其能力也就止于口辩,不怪诸侯不能用。

  口头鄙弃“小丈夫”而实际又好使气,耍小心眼,稍不顺心,顿时还以颜色。齐宣王算是很敬重他的了,某次孟子想见王,王派人来客气地说:寡人也想见先生,不巧感冒了,怕吹风,不如明日早朝时相见,可以吗?孟子一听小心眼来了,就告诉使者说:我也感冒了,早朝来不了。可次日一早,他却去了东郭氏家吊丧,弟子公孙丑问道:昨天您称病,不能早朝,今早又去吊丧,怕不合适吗?孟子说,昨天有病,今早好了,为何不能去?齐王对他的“病”很重视,便派了使者、医师来看视,孟子只得避匿到朋友景丑家过夜,景丑知道这情况,批评说:父子君臣,是最重要的伦常关系,父子以慈敬为主,君臣以诚敬为主,我只看到齐宣王对你敬重,却没有看出你对齐王敬重的表现,孟子还不服气,又答了一大段强词夺理的话。礼记:“君命召,不俟驾而行”;大学云:“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孔子身体力行,孟子却唯我独尊,不在乎君臣之义。

  孟子对自我的奉养则特别周详,在回答齐宣王关于已经离任的臣子如何为国君的去世吊丧的情况时,提出的先决条件是:曾经“谏听言行,膏泽于民,有故而去,则君使人导之出疆,又先于其所往,去三年不返,然后收其田里,此之谓三有礼焉,如此,则为之服矣”。这是说:第一,君臣之间曾经言听计从,有益于民生国计。第二,这样的臣子离任时,国君应派人护送出境,并事先打发人到他要去的地方安排好一切,宣传他的功绩。第三,这臣子离任三年以后没再回来,国君才能收回过去给他的彩邑和房屋。这叫“三有礼”,做到了这些,国君死后臣子才会为之服丧。考虑得这么周到优渥,恐怕中国几千年君臣史,也只有孟子才想得出。

  恕己方人,求全责备,也屡见于孟子日常的言行,前人对此已有所批评。郑国大夫子产,相郑四十余年,经历简、定、献、声四公,勤政爱民,惠声卓著,殁而郑人悲哭如亲戚(史记郑世家)。孟子以某次子产曾用自己乘坐的车子帮助行人过河,便指责子产“惠而不知为政”,认为先修小桥可以应急,继修大桥以为久用,百姓便不再为过河的事发愁了。而不论即时相助一解燃眉,并不影响日后修桥。正落入他自己批评别人“人之易言,无责耳矣”!

  孟子十四章,其智令后世受益,其文有后人仿效,其人则并非无可议。

  太史公当年著史,将孔子列为世家,孟子则与荀卿等共列一传,涉及孟子的内容仅一百三十八字,还不如仲尼弟子列传中的子路、子贡等人。程颐说孟子有圭角,甚害事,不如颜回浑厚。又说较之孔子,便“如冰与水晶,非不光,比之玉,自有温润含蓄气象”。评价是中肯的。四书集注之注释,凡遇孟轲溢乎礼仪之处,无不设法曲为排遣,盖其意非止为贤者饰,或不欲以诱范于后人耳,却反失孟子原意,不可不知。孟子之文,唐以前隶诸子部,至宋代才列入四书,也是有原因的。

2015年3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