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邹传安全集》重磅首发

2018-09-18 14:56:37 来源:海天出版社作者:
A-A+

《邹传安全集》新书首发式

时间

2018年9月19日(周三)下午3:00

地点

雅昌艺术中心5F世界艺术区

/《邹传安全集》是一套怎样的书 /

  《邹传安全集》是邹先生一生作品的集大成,是至今规模最大、品类最全、最权威的邹传安艺术全集,分为《工笔卷(上)》《工笔卷(下)》《书法卷》《综合卷》共四卷。《工笔卷》两册共收录工笔画349幅。邹先生功力深厚,艺术语言丰富,其独创的大面积泼彩与工笔画结合的形式,使工致的物象与元气淋漓的背景完美吻合,开拓了工笔花鸟画的新境界。《书法卷》收录书法223幅。他的书法端庄、严谨而充满才气,有“正大气象”。《综合卷》收录了其写意画、写生、白描、线性示范、画稿、瓷画设计稿等328件,构成了研究其工笔花鸟画艺术发展历程的重要内容,为读者了解他的治艺之路及其学术研究领域不同层面提供了难得的一手资料。

邹传安全集》

作者:邹传安

出版社:海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9

/精彩书评 /

  

  

致敬邹传安

——写在《邹传安全集》首发之际

文 | 聂雄前

  邹传安是我的同乡前辈,字书靖,斋号“知止”,湘中新化县水车镇人。我一直视湘中丘陵地区是一个平庸所在,它既无湘西南崇山峻岭的陶冶,又没有湘北浩瀚洞庭湖的滋润,那里的人就少了许多大气。要想在这满目的丘陵中峥嵘尽露,非得要有对这里平庸地理和平庸民风的超越。于是,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湘中人的突围酿成一出惊天动地、波澜壮阔的大剧,如曾国藩、毛泽东、杨度等政治人物,如齐白石、王憨山、邹传安等艺术人物。

邹传安先生画作《大漠行》

  邹传安是这些突围成功的湘中人中最特殊的一个。其他人是用别处的光亮驱散了自己对故土的失望,用自己对故乡的超越精神超越了别处,只有邹传安就在故乡长成了一座高山,一座令地灵人杰之乡也怅然仰止的高山。邹传安《自嘲》诗云:“天许终身一平民,雕龙铸鸟老瓷工。”在新化瓷厂雕龙铸鸟多年,邹传安怎样从狭隘的职业中抽身透气,怎样从庸常的生活中抬头张望,我们可以从他的画作中找到轨迹。《大漠行》是前所未有的工笔大漠场面,也是湘中丘陵地区没有的景色,“极目八方,沙程敢拟御道;等闲千里,珍禽笑傲龙驹”,这是邹传安在透气;《岁稔图》,画的是早稻灌浆的五月,田畴满目青绿如翡翠,良苗怀新,嘉禾吐穗,一对红蜻蜓如精灵穿梭在这摇曳的绿梦里,也是传统士大夫不屑而为的工笔场面,但又被邹传安当作透气之法了。《大漠行》中灵魂出窍的向往,和《岁稔图》中日常生活中的诗意发现,是邹传安抽身狭隘职业和庸常生活的第一个法门,也构成了他对传统工笔画题材的巨大拓宽。

邹传安先生画作《岁稔图》

  邹传安曾自述:“我自幼学画,今已须发幡然,数十年间日绘夜思,寒暑不易,小疾未休……开始是临摹前人遗迹,凡一点一划,一句一染,唯恐不真不肖……继则写生于园圃,凡一花一叶,一蕊一蒂,必着意勾描,每自朝至暮,腰酸指硬……如是者垂五十年,始能够渐傍造物,兴浸古人,于情于理,稍许自由。”在漫长的、枯燥的临摹写生练习中,在面对由无数古代、近代高手积淀下来的工笔画程式和藩篱的时候,邹传安显出湘中蛮子任气斗狠的本性。《浴鹆图》就是这样一幅作品:一只鹆头扎水中,另一只则水上翻腾,所题:“曾见宋人有浴禽图,木盆中立一鸲鹆,墨色沉厚、意态娴雅,当由高手所出,然禽则立而已矣,羽燥眼明,浴意未见也,后未知有工笔作此况者,意尝跃跃,今试为之……”有钱难买水颜色,既然宋人的《浴鹆图》“羽燥目明”,我就画一幅湿意淋漓、欢欣鼓舞的《浴鹆图》给你看看!邹传安的《醉春》《香雪》《不染》中的荷花、《东篱清韵》中的菊花一类作品,都充满着与古近代高手任气斗狠的蛮劲。因为有了超越的意志,枯燥的练习变得有趣起来,复杂的藩篱变得滑稽起来,这是邹传安抽身狭隘职业和庸常生活的第二个法门,也构成了他对传统工笔画技巧的强力跨越。

邹传安先生画作《不染》

  众所周知,工笔画是我国最古老的画种,而湖南所处的楚地,是工笔画的发源地,楚墓帛画《龙凤人物图》《人物御龙图》、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画《非衣》,已是高度成熟的工笔画。伟大的传统成为伟大的因袭,几乎是后来者的宿命。工笔花鸟画的各种勾勒、点染都有严格的规范,以物寄情、借物抒情的传统,使花鸟鱼虫、蔬果走兽都有固定所指,面对这一切,邹传安有过迷茫的手足无措,有过沉重的无从下笔,但他最终毅然绝然地承担起超越历史的使命。在《古胄凌烟》《太液吟晚》《听涛》《天籁》等作品中,毫发毕现的具象描绘与元气淋漓的意境营造,在中国工笔花鸟画历史发展中第一次达到高度的统一。邹传安独创的大面积泼彩与工笔画结合的形式,使工致的花鸟与复杂的环境融合,使工致规整的线描与元气淋漓的写意高度和谐。创新,是邹传安抽身狭隘职业和庸常生活的第三个法门,也构成了他对传统工笔画意境的崭新营造。

邹传安先生画作《太液吟晚》

  一个瓷工何以能成为杰出艺术家?一个从未进过正规学堂的乡里娃何以能成为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他的著作《工笔花鸟画技法》何以成为美院学生的教材再版到20多次?他的作品何以能以六幅之多入藏中国美术馆,又何以能在香港佳士得等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成交价一路攀高?就因为他那种湘中蛮子天生的对远方的向往、对自然生活的敏感,就因为他任气斗狠的本性和坚定超越的意志。多年前,读乡里前辈钱歌川教授的《记齐白石》:“他就秉着他这一点叛逆的天性,从他狭隘的职业中跳出来,刻苦自修,终于走进了艺术宫,他不相信艺术是士大夫的专利,他使士大夫从此不敢轻视工人,而包办艺术。他不让他的职业埋没他的天才,他也不讳言他的职业。许多人荣达之后就不认卑微时的处境,这种忘本的事,是他平时所痛恨的。他无力改变这种士大夫的恶习,但他却为平日被士大夫所鄙视的工人复了仇。”当时的感觉是大快人心,现在,我认为这段话也是邹传安人生的最好注脚。

邹传安先生画作《醉春》

  在红尘滚滚的深圳,读邹传安的画是我经常所做的静夜功课。邹传安笔下那相濡以沫的麻雀,那欢欣鼓舞的鸲鹆,那月夜独辉的牡丹,那傲雪怒放的红梅,才是简单的东西,也是人类根性的东西。人在工笔花鸟画中的缺席,正勾勒出人类的生存背景:众生熙攘,追逐繁华,但人生繁华都是如此的脆弱。就像《西厢记》中那段脍炙人口的唱词:“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那些无奈的绿水黄花,其实在印证人生的苍凉与空虚。我们的努力有什么价值?我们的奋斗有什么意义?有情的生命存于这无情的世界真是一种大尴尬。幸好,邹传安让深情和热爱建立起了人类与这个花鸟自然世界牢固的联系,使人类不假思索地加入到这注定要毁灭的今生今世。邹传安的作品是我们这些红尘中人的自我感动和自我珍惜。一念萌起,万物生辉,热爱是我们生命的火,御寒的衣,是我们反抗悲观和虚无的旗帜。我的班主任王鲁湘老师在评价邹传安时说:“中国人只要有花鸟画,人心就不会沉沦。那一点灵犀,一丝善根,一线天机,就会在花鸟画中被护持和滋养。”邹传安作品带给我的滋润和顿悟,证实了他的论断。

邹传安先生画作《听涛》

  美,总是令人伤心的。杨绛先生诠释清华大学校训的要义时说,“自强不息”是起,是永远进取;“厚德载物”是止,是止于至善。知止斋主邹传安,以六十余年自强不息的艺术创作实践,完美演绎了“知止然后有定,定然后能静,静然后能安,安然后能虑,虑然后能得”的“大学之道”。他自强不息的人生和至美至善的艺术,在在都在提醒我们反观正在经历的当代生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