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角色易位

2018-11-19 15:34: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中国之文化圈,每多怪异,不清楚自己是谁,是怪异之一。随举二例,其一,画家与美术理论家。理论出自实践,而后又运用于实践之中,并接受实践之检验,进而修正其本身之不足,应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无论是画家或理论家,都无必要在自己并非擅长之领域假充理手,更无必要自认大德高贤,在在颐指气使。可叹某些理论家常会自任教师爷,动辄应该如此,不该如此,甚至我同意什么,不同意什么,好像中国之事,须经他同意一般。这其实也并无大碍,你尽管如是说,人家尽管那般作,并不相干。惟有些理论,并未由实践生出,也非由具体作品生出,而是由理论再生理论。或挖空心思,闭门造车,自以为是,愈弄愈玄,或穷嚼洋人古人牙惠,于某一细节极力解析扩充,有如生物学家之以显微镜观物,惟见细胞不见身体,这虽然并非无益,却于日常识貌认人,无甚帮助。且往往误导于人,自己辛苦,读者索然。朱光潜先生说过“离开具体艺术作品而谈美学思想,不但会堕入抽象说教,而且也是一件极费力的事”。

汉魏以降,我国各类文艺理论汗牛充栋,浩如烟海,然文论必生于文人,诗论必出于诗人,画论多产于画家,故论必有据,倡必有从,非徒口舌笔墨之快,自恋而矣。某知名理论家断言“工笔画家容易忽略主观情绪的抒发”,“他的三君子画了六十二天,自己开始立意的激情是否还能保持到底”?这实在太理想化了,文化艺术创作重要的是不断修正完善,深思熟虑,所谓惨淡经营是也。曹雪芹写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画了六年,靠的仅是激情?严肃的创作不是唱歌,哪能一口气唱完?一幅画历经数月甚至数年完成,是常有的事,谁的激情能保持这么久?今之理论已成为专业,理论家往往不擅绘画,则纸上谈兵,固所不免,大块文章,率多空言。孔子说:“有诸己然后求诸人”,自身从无实践,即便立马千言,口若悬河,终是水月镜花,何足代实践者立言?

其二,文化人大都会出书,而出书并非只有快乐,常是苦乐参半。今之出书,烦恼不在它事,而在编辑的自作聪明,蛮横霸道,擅自删削、改动他人文字,如果作者是无名之辈,那就更是必有之劫。倘那编辑果然高明,改得叫人心悦诚服,倒也求之不得,恼人之处在编辑并未看懂或懒得琢磨,便按他的臆想去改,常令人哭笑不得。犹记去年出版“尘程心证”,曾为此伤透脑筋,其中“翛言”等两个篇章,仅仅三十余篇短文,被全删者达六篇,余下诸篇中重要段落被删去者又十有五处,多系一篇主旨。理由是社会热点,不宜发表,“上边有精神”。其实这些“不宜发表”的文字在报刊上日日可见,更不用说网上文章了。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些单词单字,被擅改者随处可见,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教师批改作业,非按自己的水平与习惯去改动不可。如“躬自劳作”改成“躬身劳作”;“每为所苦”改作“每为之所苦”;“二三子唔言一室” 改作“两三子唔言一室”;最可异者,寺庙殿宇名称,原本各有定式,编辑可能从未留心看过,竟将“大雄宝殿”改成“金銮宝殿”,他大概听多了说书人讲故事,将民间俗称的皇宫正殿“金銮殿”即明清以来实称“太和殿”者,挪到佛寺去了。又如“一二友人”经他一改成了“一两友人”,朋友调侃道,一两哪有一斤重,不如改成“一斤友人”好了。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的一本技法专著在编排过程中,编辑首先也是逐段逐字按他的习惯修改,幸而当时的社长甚有专业操守,在他改了一小段之后发现了,制止道:你不要改动他的文章,只规范一下标点和错别字便可,这书乃得以完整地保存作者本人的风貌。

编辑的职责本应止于编辑,至多提醒一下偶有的错别字或标点,何苦擅改他人文章?也不知何处赋予他们这种责任(或权利),费力不讨好。而这在中国大陆,似乎已经习见——至少在美术出版这一专业是如此。

大约这些现象仍是体制养成的。以上两方面的朋友,或身处要津,或手握一定便利,唯人求我,我不求人,你办与不办我都铁饭碗一只,工薪照领。久之,不由忘了他本来角色,形成一种太好的自我感觉,抬头便是他人不足,正所谓“好为人师而暗于自见”者也,嗟呼!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