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知 心

2018-11-19 15:38:5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心为何物?盖与形相对应者也,在外为形,在内为心。形则他人得见而不自知,心则他人不可见而惟自知,然真自知其心乎?人果不知我心乎?是矣,不尽然也。

人谓老聃“身长八尺,黄色美眉,长耳大目,方口厚唇”,是其形也。过函谷关,关令尹喜强之著道德经五千言,是欲窥其心也。孔子问礼于老子,出而谓其弟子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是终不能知老子之心也。

姚崇与张说同为宰辅,互以事相侵,衅隙甚深,姚临终谓其子曰:“吾殁之后,张当来吊。汝可盛陈服玩重器,彼若不顾,吾族殆矣。若顾,吾家可无虞。便当録其所目,举以奉之,更以我墓铭为请。既获其文,立为镌刻,并奏明皇上。张丞相见事稍迟,数日之后必悔,悔则必取原文以毁之。既已镌石,无能为矣。”后果如所言,盖张初著文极尽赞誉,继而悔悟,见已摹刻,乃叹“死姚崇犹能算生张说”。是姚崇知张说之心,而张说不自知其心也。

凡人在行事之初,无非自顾谋利,大概无有自悟其邪恶害物者。史称卢杞“险贼侵露,贤者娼,能者忌,小忤已,不傅死地不止”;李林甫“欺蔽天子,构陷时贤”;章惇“穷凶稔恶,报复仇怨”;秦桧“欺君误国,包藏祸心”。此数人者,当时或不过固宠肆权而已,何曾念及忠奸之辨。即便小偷强盗,当其得手之际,亦必自认生活所迫,世事不平,哪知害人害己,天良丧尽。所以孔子说:“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是自知其心,并非必然。

岳飞遇害,非害于高宗昏庸,亦非害于秦桧奸佞,而害于岳飞不知高宗之心,秦桧知高宗之心也。天使宋祚越徽钦而入于高宗之手,且囚二帝于异域而永绝后顾之忧,宁使其返而自寻多事乎?一日之内连降十二道金牌,迫其速返,是高宗知岳飞之心,必欲迎返二帝而忠君以自任也。呜呼,则知不知心,自古性命所系也。

管仲相齐桓公,九合诸侯而霸天下,时论称焉。而管之相齐,实受知于鲍叔牙并为所力荐也。故管仲自称:“吾始困时,甞与鲍叔贾,分财利多自与,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吾尝为鲍叔谋事而更穷困,鲍叔不以我为愚,知时有利不利也。吾尝三仕三见逐于君,鲍叔不以我为不肖,知我不遭时也。吾尝三战三走,。鲍叔不以我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纠败,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鲍叔不以我为无耻,知我不羞小节而耻功名不显于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是天下不多管仲之贤,而多鲍叔能知人者,盖鲍叔真知管仲之心也,六蹶而六不疑,复举已身之五不如而逊相位于管仲,卒成其功,知心若此,千载之下,无有过也。

至于当世,有口称最最亲密,最最敬爱,并由宪法规定为唯一接班人,而内心实欲其速死者:又有昵则称赏其“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忌则直至其惨死者,是知心乎?不知心乎?嗟夫!心终难知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