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漫谈汉字改革

2018-11-19 15:41:1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自秦灭六国,统一文字以来,历汉、魏六朝迄于唐宋明清,二千年来,各类著述典籍,文、史、哲、兵、数、商、农、工、艺、医、宗教、方术,可谓浩如烟海,其广其深,足令任何一位有心某一专门学问之人以毕生之力研习而不能尽。以之治学,则钻之弥坚;因之发萌,则足资舟楫。惟古文字,其数繁多,其形庞杂,截止清末出土的甲骨文,经统计已经有单字五千多个了,成书于1716年的康熙字典,收录单字47043个,成书于1915年的中华大字典,收录单字48000多个。今天我们随便翻翻,便会发现实在太过庞大,有些字形的笔画也过于复杂,不利于阅读和书写。可能历朝祖宗在运用的过程中,不断充实加码,逐渐积累到这种程度。实际其中一些字,虽然形、音各异,而其义差近;另一些字又不过是同一个字的不同写法。这于阅读、书写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和难度,所以适当删削、省略是有益的。很多人都认识到这一点,最早提出使用简体的是清末学者陆费逵。其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文学革命”兴起,胡适提出“重新估定一切价值”,与钱玄同、鲁迅、陈独秀等人倡导汉字改革,据说就连蒋介石也曾先后二次提出简化汉字,后因戴季陶、胡秋原等人的反对而作罢。有些人,包括毛泽东在内,更认为必须消灭汉字的字形,代以罗马字母的拼音方式。毛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有人提出此论后裁定“目前只作简化改革,将来总有一天要作根本改变的。”此前鲁迅尤其极端地认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而中共早期的领导者瞿秋白等人在延安时期就实行过拉丁化改革。解放后,吴玉章等人再度提出改革建议,乃正式成立“汉字改革委员会”,进入工作阶段,最终于1955年10月通过改革方案,颁行简化字517个,分四批推行。这当然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和实用价值,至少对于我似的仍用笔写文字的人来说,会节省一定的时间。

时至今日,康熙字典、中华大字典中的大多数冗字、繁难字,在实际运用中已自然废弃了,今天的新华大字典,存字只有10100余个,作为普通读写的工具书,也就够了。而这517个简化字,大都在正式颁行前已经在民众的手写中有所有应用,所以正式采用并无太大阻力,只不过由政府顺势承认后,更具法律层面的正统性罢了。

近年,有些朋友又发出恢复繁体字的呼吁,提出用十年、五十年的时间废除简体。也有其道理,笔者窃附同道。其由有四:

一、当代人读不懂古籍,使文化传承人为断层,影响民族文化的继承和发展。

二、书写上难于规范,由旧学走来的人并未集体消失,难免新旧字体并用,即使电脑,在新旧字体转换间也时见错误。

三、某些简体字的形、义容易混淆,平增阅读困扰。如“麺”简化为“面”、“後”简化为“后”,“乾”、“幹”简化后为“干”,如不揣摩上下文意,不知道是面子、面前还是面条、面粉,是后妃、皇后,还是後来、後人,是乾了,还是幹了。而在古文中,这种情况有时候并不容易区分,如“后曰”二字,是皇后说,还是后来说?“后来”一词,是皇后来了,还是最后才来?就模棱两可。一些字形的确立,过分相近,如“人、入”,“己、已”,稍不留神书写或字迹偏小一点,都无法分辨。

四、使海外华人、港台地区与大陆产生认知隔膜,在文化认同上出现裂痕。

那么,这“汉字改革委员会”是一个怎样的机构,是怎样操作而制定这些简化字的?有两种说法,一、据中国语文现代化会长苏培成与“南都”记者的谈话是:文字改革的直接推动者是中华五老之一的吴玉章,成立于1949年10月的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由其担任常务理事会主席。“由国务院直接领导,其工作也是在政治领导人的直接指导下进行”,针旨基本上是采取“述而不作,约定成俗”的原则,即把民间一直在使用且范围较广的汉字搜集起来,加以整理和公布。其中有些字在历代相沿的行草体中早已通行,比如“书”,王羲之的草书就是如此写法,“违”,也见于晋人索靖的月仪贴,“传”与王献之、智永的草法一致,果然并非几个专家闭门造车。另一种说法是成立官员加学者加工农兵的三结合班子,一个字形的确立,先由班子中某人提出,然后全体投票决定。这就是说,提议的人不必是学者,票数的多寡不一定由学术水准来决定,作为纯专业性工作,这结果就有点玄了,个别字不尽人意在所难免,不过由整体看,这种说法的可能性即使存在,为时也不会太长,很可能属文革时期中某一阶段。

然而,这种“改革”终究是利弊互见,甚至弊多利少,与其这样,不如不改,所以笔者附和恢复繁体,至少正式出版物应如此。

令人称庆的是,罗马化、拉丁化终于没有出现,中国独特的文脉传承终于得以延续。从目前的情况看,所谓拼音化,可能永远不会出现了。这主要还是拜现代科技所赐,有了电脑的快捷,“爬格子”的人们只须敲敲键盘就行。方便的程度不亚于拼音,改变的前提也就自动消失。其实,即使毛泽东还在,我猜他也并不会真去实施拼音化的,因为那样,他那飞动遒健的书法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他那天马行空,豪情跌宕的诗词就会逊色许多,则他的众多光环中,就少了“伟大的书法家”、“伟大的诗人”这两环;而我们的中国画提款署名也就只能是一串蚯蚓似的字母;尤其令人沮丧的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就只能无疾而终,试问这许多书法名家通通向何处去悠悠?

那么,这还是中国文化吗?这还是中国吗?

汉字未灭,中国也未亡,不仅未亡,且更加发展强盛了,不知那位以辛辣著称的鲁老夫子在天之灵,当下更作何想法?

2008年11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