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自然者自在

2018-11-19 15:59:1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天命谓之性,率性谓之道,尊道谓之教”。此中庸之开篇语也。

天即自然,天命即自然天成,万物初始之状也。性者,万物之属性,包括外形内质及由此而成之个体特征,率性者,依从万物既有之性,不以外力而改易之谓。道,即自然天理,凡事顺乎自然而行,即合于道。教者,教育与学习也,盖能改易万物属性,逆道而为者惟人,而人之意愿莫非主观私欲,能使主观私欲不悖于道者,唯教化学习而后明理一途,礼曰:“君子如欲化民从俗,其必由学乎”! 故曰尊道谓之教。

人能尊道而行,可居安而远耻,社会尊道而行,则便民而利物,故无论个人与社会,善莫大于尊道,尊道莫先于率性自然。

领悟前贤之经验,觉悟人生之真谛,一如吾身之成长,皆有相应过程,虽古之圣人,亦不免三十、四十、五十之别,故无论何人,早期失误在所难免,往往当时自得之行,经时转悔悟愧疚者不鲜,唐突可笑之举更俯仰皆是。犹记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某地学习,时年未弱冠,一无知学徒而矣。其地知识人多,戴眼镜者不少,往来斯文,心慕之,而闻说戴眼镜人皆是近视,乃自惭未能近视,闻者大笑道:不近视亦可戴眼镜,平光也。即至眼镜店购一平光戴上,揽镜自照,颇为得意,然所遇尽以怪异目之,一熟人揶揄道:装斯文咯!至今每忆,犹自怍荒唐。移居深圳后,固寂然一隅,而耳目所接,其类某少时之行者时有,都不以为意,盖曾自有之状也。却有二例,印象较深,挥之不去,其一在十数年前,经朋友推介称,有某刊主编前来一见,至晚果有叩门声,入则一老者偕一妙龄女郎,老先生应已年过从心,女郎则及笄未几也,坐定之后,略无寒喧,亦不稍申来去,大约自以朋友介绍之故也,而始终戴一大墨镜,径言须稿件、简历若干。如此架式,心已不惬,盖夜间做客他人室内,而以大墨镜覆面,不是有意轻慢主人,便是另有隐情,勉与周旋之后,任其自去(事后获知,此翁实是佳士)。近年又每于晚步途中,遇一老者,容颜清癯,步履从容,亦常戴一墨镜,拄一手杖,年与我相若或略小,仿佛上世纪前期文人,孑然来往,亦不与人言笑。

二位仁兄之所以着人瞩目,盖亦容止逾常,未能自然而已。墨镜又称太阳镜,白昼出行遮阳用也,室内、夜晚、戴之何益?手杖以支龙钟之身用者,瘦而轻捷之人则只能当做“仪杖”,是皆多余无用,作态而矣,徒增负累。人之生活方式或各有异同,原非谈资,然终以不逾常度,趋走自然为佳,人至衰年,尤当如此,二兄各有作态非时之憾矣。

夜间漫步,以发散伏案终日之迂塞,是某数十年不易之积习,其沿途见闻,时有令人莫明兴感者。最着人不释之事,莫过于某位准时常遇之人——多为蹒跚老者,亦有并非老迈之人,逾时久未出现之后,乃叹其黄鹤不返,计曰:又少一人,默祷往生光明。偶有长者在儿孙陪伴下慢行,必祝曰:孝行哉,当有福报,愿更多人有此。亦多遇老夫妻携手偕行,则赞其不弃不离,长相厮守,不累儿孙,好!更有体况残障、行动异常、犹强自锻炼者,每遇必低头绕道,并放慢脚步,以示尊重,勿使其自惭也。往岁且时有夜卧道侧,无可归宿之人,则必俯身授予少许钱钞,非为“救济”,盖使知陌路并非无情也,近年此况已绝少,应是社区救助之功,善哉。

而最常见者,乃是失序不雅之象,并且随时代之推移而变化,早先则唯有内急之人当道便溺,稍移半步便可隐身草丛而不为,属暴私癖者无疑,厌恶之外,另无它想。及后社会经济提升,乃有遛狗之习,固在情理之中,却渐逾常态,爱狗甚于爱人,有拥于怀者,有坐之肩者,更有抚者、吻者……某夜,见有女子推一乳车缓缓前行,车内端坐二小儿,正手扶车沿张望,感叹好幸福人家,又一龙凤胎也,未几走近,竟是二只巴儿狗,嗐!都甚事啊。不禁慨然,若以此心待父母或邻家孩子,社会当更美好。近年则另添一景,人手一机,行路、驾驶、骑车,个个手机障面,其痴迷之况,岂止旁若无人!直有为看下回分解,不要小命之概。某于此况亦偶尔会玩一下恶作剧,故意不让路,直至碰面,则笑立不动,对方才猛抬头,连声呵呵着绕过,继续看他的手机。亦有莫可如何之事,某步甚捷,而常有并行之队列 缓行于前,有时人数并不多,但路有多宽,彼辈就能排列多宽,谈谑不止,全不在意身后之人。忆及昔年初至海外,于此状曾有所思,至今印象如昨:前行之人不论徐疾,但听身后脚步声近,便即避行路侧,让后行者超过,当时感慨,此君有素养,我当见贤思齐,后见随处如此,且路面不论宽狭,行人不论多寡,总会有一线空隙,以便交汇之人通过,则更感此地文明度高,吾乡何时可及?另一不期之遇,则常令人尴尬,只有赶紧绕行趋避,乃是间有年青情侣,当道热拥,其专注之况,仿佛公路是他私室,全不在意“隔墙”有眼,虽然如此,内心却仍祝其有情人终成眷属,勿作始乱终弃薄情者。

却又忆及昔年泰国之行,导游安排至曼谷某场所看表演,初不知表演何事,跟定众人而入,其处有如小型斗兽场,三面环座,层层叠高如梯形,中置一舞台,台后有帷,备有演艺人出入口,落座未几,照明逐渐暗退至漆黑,少顷乐声骤起,灯火通明,再看舞台之上,令我等初来之人大跌眼镜,十多位男女艺人,尽皆全身赤裸,成半圆站立舞台边沿,鼓腹抬腿,扭臀蹲胯,尽力将私处露出供人观看,随即男女捉对交媾,并做出种种情状,其中一对竟裸抱交媾着走入头排座中,置一男观众腿上大行“淫威”;另有女艺人则向前排一看得入神之男士招手,示意其上台,男士惶然摆手拒绝,却被另一男士强拉登台,众艺随即围拢,不几下便将该男子衣裤扒光,男子狼狈至极,一手捂私处,一手抢夺被扒衣物,而衣物则被众艺抛来抛去,根本够不着,引得全场哄堂大笑。一切太不堪入目,人至如此,身体之珍重,人性之尊严早已无存,殆非人矣。屡欲离场,都被同行拉住,盖非导游带领,不知何处去也。该处另有所谓“人妖”者,皆青少俊男经手术及药物作用后,成为半男半女,亦男亦女属性,供某些有此专癖之人玩弄。殆纯悖乎天性自然之美矣。人兽之异,身体遮掩乃最低界别,此巢居穴处之史前部落皆明之理,当代人而如此,复有何言!

世俗之重,有钱最好,而太过有钱,复徒增滋忧,如何“素富贵,行乎富贵”,大须斟酌。以某蛰居之小区为例,周遭沿河路、怡景路、爱国路、黄贝路、碧波街环绕,社区最为成熟,寻常生活所须,不消影响白昼工作,晚间漫步即可置办顺归。唯这几条马路,二十年间总被反复翻修,从未消停,或为路面之接踵改造更新,或为既有绿化之无端移植换置,或为地铁建设之大面积地表毁坏,或原有护栏之无理由拆走换新,记忆所及,原路原貌,从未保有半年不动者。以碧波街至爱国路段为例,在去年经过数月之久的整体改造后,路况确乎大佳于前,随意停车之现象得到有效遏止,两侧人行道宽敞平整,漫步其上,真有闲庭信步之快,民众无不称庆,咸愿就此勿再折腾。不意未及三月,崭新的路面又被掘开,先是在碧中园一侧,每距数尺掘出一大坑,弄得污泥遍地,而直至目前已是半年有余,并无后续行动,继而在天景花园一侧林荫下,每树沿兜挖一方框,都无任何公示,民众担忧并排老树将被移除,月余之后,乃见逐树以砖砌围,方知为“护树”之故,然而原本平展之人行道被其分割近半,而此时靠天景花园墙基下之路面,忽又被围禁行,自后数月之间,行人只能与汽车争道矣。至今天景之围虽解,部分人行道恢复,而所有工程并未完成,碧中园侧之坑犹自豁口朝天,不知留待何用。至原本闲庭信步之道,变为砖石绊脚之路。

深圳整体不俗,独市政施工,着实无法理解,且往往甫有规划,即先砍树毁路,民众历经数月不便之后,方知所为何事。我不认为此况全是有关部门无能,或有意扰民,主要应是钱多作祟,不如此,则其资金无处消耗,官员亦无机会显其能量。

孔子云:“君子素其位而行。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者既存之况,现有之状也,天理人情之常也。常隐则隐,常见乃见,动静以时,繁简适度,公私各异,人兽有界。社会认同,行之为便;个人守之,居停自在。对政府而言,凡涉及大众之事,应先公示,公示而反对声大,便应暂缓施行;有关民众日常生活之设施,应思如何便民,须知民众之存在,即行政之目的,勿恃政府之公权,悖民心于天理,守之可达大自在境,逆此无异自寻多事。


2017年7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