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书痴何焕民

2018-11-19 16:01: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人世间事物,常有不可理喻者,比如何焕民这人,牛高马大,体魄健壮,不疯不傻,生逢今世,甚事做不得,那样不容易挣他个一万八千,生活得优哉游哉?却偏要学写字学篆刻,与许多同样也痴迷此道的人挤在这条狭窄的小路上扰来撞去,在历朝书家架构的巨阙重甍的幢幢阴影里碰命拳打脚踢,希冀折腾出一线阳光,辟出又一条奚径来。许多年过去,摞纸如山,弃笔成冢,虽然早已炼得腕定指灵,进退如山,却仍是负笈无门,其谁我识?

苏东坡说:“学书如溯急流,用尽力气,只在原处。”这话虽然说得有点过份,倒形象地道出了学书的艰难。而焕民的学书学印,则更是难之又难。因为他既非家学渊源或科班出身,又无时间、物质的保证,全凭自己挣扎修炼,昼研碑、帖、印谱,夜读文、史、书论,寸心寸步地攀登,所以学书以来垂三十年,真正令人刮目倾心,也就是近些年的事。我虽不甚擅书,但习字的时间则足有半个世纪了,故寻常碑拓、手迹,诸家面目,还算“目熟能详”,所以颇不轻许于人,而近年焕民之书之印,则是实实的叫人喜欢又钦佩了。脱略古人巢臼,粗成自己面貌,斩斫纵横,波磔顿挫,都能见功力,见性情;既知传统,又有新意,很有点“开篇玩古,千载共明,削简传今,万里对面”的模样了。无论捉刀使笔,用纸用石用木,都能从心所欲,游刃有余,并且博而精,字、印、镌都佳,正、草、棣、篆兼擅。这在当今书坛并不多见,想是由于他书、刻同举,因其镌刻的功底入书,书法的底蕴入印,使书而有金石味,刻而有书写意的缘故吧。所以他的字,大者雄肆苍古,刚劲朗健,有如掷铁崩岩,小者方刚中见妩媚,意趣间有法度;初看如急风骤雨,唯恐纸不胜书,细玩仍蕴籍隽雅,原本风行水上。无论字数多寡,篇幅巨细,都给人以一气呵成,略无滞碍的感觉,放而能约,险而不怪,老而不枯,肥而不臃。他的印,刀法老健,入手秦汉,师法赵、吴,又出以己意,沉稳凝重,浑朴淳雅,弛张得体,深谙“开、合、睁、瞎”之理。

宵衣旰食,功以积成。何焕民达到今天的光景,绝非偶然,他不仅具备所有事业中人的勤奋,更有一般人所难企及的坚韧,耐苦耐劳。无钱买纸,他便利用在钢铁厂工作之便,捡块废铁板,以油漆画上方格,沾泥临帖,写了擦,擦了写;没有印石,他在就近的地头田埂捡来各种石头,随磨随刻;为了求师问艺。他不畏路远,不避呵斥,一问到底;为了镌刻联匾,他四出搜寻古樟老槐,一旦知道消息,无论百里老山,即时徒步趋视,归语同仁,那份快活样,怕只老光棍终于有了婆娘才能仿佛其俦;为了创作,他时常忘记就餐,或根本就未把就餐列入日程,一旦饥饿袭来,半块番薯,两撮瓜蔬,抓起就啃。不仅如此,他还有一股无药可救的痴劲,如牛之蛮的犟劲。痴到有家不归,有钱不要,宁可独居斗室,过那单食瓢饮、蝇床瓦灶的生活。斗室之小,一床之外,仅容一柜,床以栖身,柜则唯有书籍纸笔,白天将床翻转竖起,床下一席地,便成“写字台”,晚上放平,依然好做南柯梦。妻见他太劳太苦,每常带点吃的用的,由百十里外的家中赶到斗室,与之“团聚”,而聚不到一天半日,便在他不停的“归去,归去”声中怏怏而别,朋友们怪而问之,则瞠目一句:“妨我写字!”写字写字,逐渐写出一手好字,为人知晓,不免时有求购之人,他一概不睬,待轰走买字者,却又转而借钱买纸购石,朋友又怪而问之,仍被他瞠目一句:“字是卖的?”如此痴来痴去,终被他痴就一身硬功夫,站着悬腕写斗大行草不算,站着悬腕写蝇头小楷,气静心平一写一通千百字文章,不动不摇,不脱不落,那真有点叫人咋舌!又如治石镌木,竖锉横镂,更是快刀切豆腐,无不任意,我不识印,说不尽许多好法,只那见过的人,一味的叫过瘾过瘾,大率或就可知。他也虚心好问,但又不肯苟同,与我认识十几年来,时常相与论书,无论是与不是,他总概做恭听状,并不反驳,我知他心中多有不以为然处,这只看他下次作品中,那些被我指斥的地方,不但没有改掉,反而强化的迹象便知。如他前期结体支离,行笔骜杰,顿挫猛悍,于我是很不习惯,斥之为粗野,欠端肃,有伤含蕴,不成形象。然而在他的“累教不改”之下,这些东西竟慢慢地衍变成了灵动、劲健、犀利、浑厚等等属于他个人的书法特征,就连我这曾经痛斥他的人,也习惯成自然,不以为恶,进而喜欢起来,到今天,甚至有些“嗜痂成癖”,不是这样还不过瘾哩。于是我突然醒悟,这家伙是共产党读《中央日报》,把我作了反面教员。

“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时至今日,何焕民的书法篆刻终于取得了切实的进展,虽然尚未引来什么震聋发聩大反响,但社会也毕竟给予了某种承认:他的作品自七十年代末就已在全国、省、地各级刊物发表,是湖南书法家协会的首批会员,东方文学艺术会创作员,曾获得九三年第二届中国书法艺术研讨北京笔会全国大赛一等奖;九四年湖南书协成立十周年书法作品展览优秀奖,并在八九、九零、九一,三年中连续获省教育、文化等系统少儿书画作品展览“一等辅导奖”;还有作品为爨碑书画碑林,宋陵神州墨碑林、顺德西山碑廊及一些大专院校收藏;篆刻作品入选一九八七年中日职工文化交流书画作品展,并为许多知名书画家所钟爱、珍藏等等。一代书家,他日功名,已见端倪。

尺短寸长,书无尽美。书法艺术作为审美形式,任何椽笔巨手,都不可能尽善,所以古来多少书家,百世师表,几许创建,到头来没一个不被讥刺的。论时代,唐季当是书法史上的鼎盛时期,楮、欧、颜、柳集于一朝,凡书家论字,没有几人胆敢渺视大唐盛世,但恰有评论认为:“疏、凋、迫、薄、争、滑、直、敛”等等毛病,全由唐人肇始,论个人,近世吴昌硕,当今凡习书法篆刻的,可说无人不晓,他生平最得意的莫过于对石鼓文的研究,自己说:“余好石鼓,数十年从事于此,一日有一日之境界,”但也恰恰是他的石鼓文被人骂得最多最狠,说是“纵挺横张,略无含蓄,村气满纸,篆法扫地尽矣”;商承祚先生更是痛心疾首地认为“吴俊卿以善书石鼓文,变石鼓平正之体而高耸其右,点画脱漏,行笔骜杰,石鼓云乎哉。后学振其名,引为圭臬,流毒匪浅,可胜浩汉!”所以不管身前身后名气、成就怎样,如何拥有传统,用运功底,驾驭情绪,勿使其长,竟成所短,恐怕作为书法工作者,还是仔细辨认,谨慎对待的好呢!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