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壮怀跌宕存高远 逸兴湍飞贯大——鄢福初书法艺术漫谈

2018-11-19 16:04:5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一)

芸芸众生,千人千命,个中景况,殆有不可解者。一般的努力求知做事业,有人自小一路春风,到老金紫光耀,有人则终生颠踬,至死穷愁。这种事例,史不绝书,便是被人称为“谪仙人”的李白,到了三十多岁,也还在可怜巴巴地上书荆州长史韩朝宗,极尽阿庾,冀其赏职。鄢福初不同,虽然出身“地主”,家住农村,但因为自远祖以来,代以医传,乃父承袭家风,依旧悬壶,积德所至,地方上并未怎么为难于他。福初早慧,入学以后,一直都是“尖子生”,深受老师的青眯、同学的友爱。工作以后,尤其顺当,三十余岁年纪,便出版了个人书法专集,还当选湖南省书协副主席和娄底市政协副主席,行政副师职了。而今心身状态良好,人生目的明确,不近酒色,亦无其他不良嗜好,天时地利人和全冲着他笑。

我与福初相识已久,虽然年长他整整一代人。看着他一步步走来,如此快捷,也有些迷惘,此君咋的?日前他专程由老家湖南新化来到我目前的寓居地,一夕长谈,认识到其本身的才识与勤奋乃是他成就的主要原因。

首先,他有良好的秉赋,天资聪颖,具有审时度势、给自己立定长远目标的机敏。知己知人知天下,说来甚易,行之则难,他却能基本把握,弹无虚发。

其二,立意高远。他从书法史的纵深发展和当今书坛的横向状况出发思考问题,确立自己的努力方向,志在有所建树,义无反顾地前行。

其三,他生性平和,襟怀坦荡。他说这是慈母所赐,母亲有此心胸,能容人容物,尊长敬贤,友爱同侪,怜助弱小,人缘极佳,故而大家乐观其成,前进的阻力甚小。

其四,他有一颗平常心,会平静地对待一切。说是『失败了,不必气馁,不妨再来一次?成功了,也许近乎凑巧,不妨换种方式再试』总是一副无喜无怒、少年老成的样子,我甚至笑他老于城府。有此心态,自然胜不骄,败不馁,得无喜,失无忧,没有甚事可以碍他。

最后,他还有一个和美的家庭,父母慈怀达观,妻子贤淑能干,儿女勤奋上进,使他在事业的道路上跋涉少了后顾之忧。

老子说:“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计不用筹策。”福初可谓差近了,曹操当年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我深信,天下父母,但凡识得福初者,只怕都会作阿瞒之叹呢!

(二)

书法艺术这条道路,是条狭小而拥挤的道路。几千年来,就这么些点划符号,被历朝贤智颠来倒去地发挥组合,什么法儿不被玩尽?什么手段不曾使绝?老祖宗留给儿孙们的地盘有多大,在那里?这是大大值得当代书家们思考的事。况且,自东汉赵壹作“非草书”向书法家发难始,历朝智圣无不被人诉詈,虽崇高如王右军、颜鲁公亦不能免。前者被斥为“卑下、献媚”,后者被讥为“田舍汉、厚皮馒头”。可见作书之难。如何发微掘隐,振颓兴衰,再造历史高峰,自然有待当世诸贤的卓识与努力。福初无疑是个中将才,其书其论,已足令书坛刮目。我仔细读过他一九九七年出的专集与其后的甚多作品,深感其书法成就已远非其年龄可论,并且有了较为鲜明的个人风格,大致可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空灵俊逸。体格爽朗,而笔致遒健,往往见二王之神韵并张猛龙之劲利。如书晏西征先生诗《大熊山》等作是;大字在俊爽的基础上不失沉雄。曾国藩说:“作书寓沉雄于静穆之中,乃有深味。”文正自己所书,未必能达此境,盖静穆或有之,沉雄则未见。福初之书,倒能时得此趣。

二、约放适度。飘逸飞动而法度俱在,点划雄劲而不涉怒张,结体宽博而设置精到,任意挥洒而未见披磔,如书刘禹锡《陋室铭》等作是。书法史上常有这样的情况,约者失之拘敛,放者流于弥漫。项穆之讥黄鲁直“伸手挂脚,体格扫地”。语或过于严苛,至今人,绝多此弊。福初驾驭从容,往来映带,收放之间,甚得米海岳“无往不收,无垂不缩”之意,所以逸而能雄,朗而甚健。

三、独到的经营格局。通篇风樯阵马,往复离合,而顾盼有神,一气呵成。董其昌评《兰亭序》“章法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福初颇会此意。

(三)

有好书者必有妙论。大凡建树之人,必定于建树之项有其不移的主旨和观点,福初当然不会例外。在创作上,他重气重道,气者万物之源,道者宇宙之本。道存气贯,则通乎人情,达于天理,无所不备而略无凝滞。所以作品中整体精神之互动联贯、意境、神韵之充盈流淌,一直是其不懈的追求。这在他的作品中都有所体现。其次,作为个人,他说愿自己的作品具备三种品格:

一曰文人的品格,也即书卷气。书法作品最忌何事?只一个字,曰“俗”。书卷气便是脱俗之真言。福初于文史、书论、哲学、美学无不涉猎,涵养甚深,“腹有诗书气自华”。蕴涵所集,发之于书,自有文人的品格。

二曰传统的品格。这却是今人日常未敢多言者,他认为“一个承载历史责任和创造未来思潮的书家必须是传统之集大成者,不能凭一己之好恶,取舍历史之精华,排斥和拒绝不适应自身审美习惯的东西”。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应有一个辩证的、客观的认识。传统不等于保守,也没有没落,毕竟知识发展到今天,是前人经验的积累,历史精华的沉殿。离开前人的肩膀,哪来今人的高度,书法是民族特有的艺术形式,只有在保证其基本面目及固有功能的情况下才是它的本来。所以,一切点划支离、有笔无形、内容空泛,乃至以画代书之类,都只能是走火入魔,笔墨游戏,离题太远。对此缺乏清醒的认识,就谈不上书法,也否定了书法本身。

三曰时代的品格。石涛和尚说过“笔墨当随时代”,此言一出,三百年来无人动摇。这是历史的必然,是人文的需要。书法一途,古质今妍,古生今熟,古拙今巧,古约今奢。这规律人人共见,不须讳言。随着生产资料的更换,科学技术的进化,生活物质的丰富,人们的生活质量和节奏在不断的提高、变化,自然而然地改变着人们的思维观念,包括对自然对社会及对生命本身的观念。文字至汉季已无体不备,迄无增添,则时代性应如何理解和实现?对此,福初认为有两条路可走:

一、在深厚的传统基础之上找准自身发展的路子,融入对时代的观察与感悟之中,以确立自己独特的个性特徵。

二、广泛吸纳传统精华和时代气息,不断地否定和完善自己,以求得集古今之大同。我想这应该不失为一条可行的道路。

(四)

福初今日的成就业,社会上各有看法,识者谓其源自聪明,不识者称其得储命运。我看都不尽然,主要还是得益于他的勤奋与善学。

先看其勤奋。福初虽善于思辩,目标贯一,然书法是一门手脑并重的活儿,理想家必须兼实干家才成。他固年青,而学书则近三十年了,即便从他就读师范学校时随老书家邬惕予先生临习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算起,也有二十几年了,对一个善于用心、矢志不渝的人来说,二十几年的心力岂谓之等闲?他在回顾自己的学书历程时说:“我自小学书,是从《九成宫醴泉铭》入手,再临《东方塑画赞》、《颜氏家朝碑》、《麻姑仙坛记》等,用了近十年的时间。颜字有雄健豪放让我受益匪浅,也为结体用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接着又广泛临习北碑,尤勤于被康有为称为‘正体变态之宗’的《张猛龙碑》,《龙门二十品》的觉着险峻之概,《石门铭》、《泰山经石峪》的体势雄张,用笔圆劲之妙,《痤鹤铭》的行笔如闲云野鹤、萧疏远淡之致。”这样又磨砺了十几年,才开始习草书。从怀素的《千字文》开始,上溯二王,参以《平复》诸帖,再学明清诸家董其昌、王铎、傅山、赵之谦与近人于右任、林散之等。

按迹以循,可知其过程何等扎实,其力行何其坚忍,并且这其间又几经反复,比如他在临习二王及其传承如董其昌等的碑帖几年以后,发觉格局越来越小,结体也开始“布算”,引起警觉,即重新拾起久搁的北碑,以强化笔道的骨力及天籁自鸣的变化,着二王的含蓄蕴藉与魏碑的劲健瑰奇同在,熊掌和鱼兼得。

再论善学。他深知书法艺术是一门交叉学科,就字论字不啻死学。丰富知识的最佳途径只有读书,刘庆义云:“若使殷仲文读书半袁豹,才不减班固。”可见读书之于人,何等紧要。福初原本嗜书,有凡史传、笔记、哲学、美学、散文、诗词、文论、词话乃至古今闲情小品,靡不涉猎。且天生善记,事类典章,用时随手可即,此等景况,岂止有助书之研习而已!故凡诗文联语,莫不贯通,这于其自选诗文中尽见端儿,如“胸储万壑存大略,笔落千家自空灵”。对仗与立意皆有可观,又如登南岳诗中的两联:“松风挟涛卷,晓雾带钟鸣”,“花间清露重,岭下白云横”。平易而真切,甚得常建“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之趣。

其次是游历,借山川灵秀,古贤胸次,以广其见闻,陶冶性灵,恢宏旨趣。乃登临山水,徜徉大漠,穿越原始森林,沉醉于浯溪刻石,摩挲乎西安碑林。逐至眼界日阔,襟怀愈虚,学识日富,而思想亦愈趋深邃矣。并皆发之于书,其艺日进,复何待言!

福初自谓:“愿以毕生之力,使自己逐渐成为一个思想型的书家,从技法与思维模式两个方面去启迪后人。”壮哉斯言,谨祝如愿。

癸未九月于深圳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