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孤灯夜品录】(四)自约

2016-01-26 12:00: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邹传安
A-A+

  孔子说:“以约失之者鲜矣”。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是人的本性,不论凡圣,其谁能免?假使不加约束地恣意妄为,天下必定大乱。所以孔子不仅强调要“约之以礼”,也非常注重自我约束,无论群居独处,他的行为都堪称典范。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欲者自愿也。主动地约束自我少说多做。

  “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估计做不到,就不轻易承诺,不随便表态。

  “食不言,寝不语。”

  约以养生。子寿七十有三,在古代算是高寿了,与长期规律生活有关。

  “君命召,不俟驾而行。”

  周礼的规定。孔子遵从得很好,可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了。

  “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执绥:拉住车上的带子。不内顾:不往回看。不疾言:不高声急语。不亲指:不自己指来指去。

  这些都从不干扰御车之人的注意力出发,即使用于当代,犹是绝佳的乘车指南,不想二千多年前的孔子,能有如此全面的安全意识。当世有些人在车上毫无约束地指东划西,大声喧哗,完全不顾他人感受,甚至没玩没了地与司机聊天,真应该很好地学学这节论语。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对自身的要求应该严格深重写,对别人的要求宽松轻浅些,当然会少许多怨恨,这既是自保的途径,更是一种品德。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孔子虽然不排斥富贵,也有些急于求仕,但主要还在于藉以获得一个平台,以实施他的政治抱负,对这个平台必须节之以“义”,否则宁可放弃。“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然而对于蔬食白水,曲肱而卧的恬淡闲散,则可能有点言不由衷。不能想象一个发愤忘食,学而不厌,期月无君,则皇皇然的人,能有一日之闲;一个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的人,会乐于蔬食曲肱。而对于生活的规范严谨,与其治学诲人的态度相一致,则不能不说仍是一种自律自约。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