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邹传安首页资讯
[孤灯夜品录](六)亲和邹传安2016-01-26
史载孔子收徒讲学的时间很早,最先从其学礼的人是懿子和南宫敬叔。其设坛讲学之久,门墙之盛,世难其俦。这么多学生,年齿参差,情性各异,颜回之德行,仲由之亢直,端木赐之口辩,绝对众心难齐。而孔子殁后,弟...详细
[孤灯夜品录](七)失言邹传安2016-01-26
作为一个终生诲人不倦,并周游列国,随处解难析疑的人,孔子也有看错人,说错话的情况吗?我认为有,至少从我的理解角度看有,偶尔之失,谁其免诸?这不仅不奇怪,反在情理之中,愈见真实。“季文子三思而...详细
[孤灯夜品录](八)另例邹传安2016-01-26
终孔子之世,“温、良、恭、俭、让”,一直是其常态,但也有特例。因为恭而安,泰而不骄的君子之风,毕竟是靠敬修得来,有时实在忍不住,发点小脾气,是常情流淌,何可避免?有时又为了某种需要,而杀鸡...详细
[孤灯夜品录](九)挨批邹传安2016-01-26
孔子周游列国,孜孜于课徒、布道,吸纳了大批信徒和追随者,备受顶礼膜拜。自然,有颂扬就有贬斥,有追随就有厌弃。对于孔子的贬斥,最肆虐的时期当然莫过于二十世纪,其讨伐批判之声,自世纪初的新民主派胡适,...详细
[孤灯夜品录](十)遗憾邹传安2016-01-26
崇高的理想,宏远的抱负,深邃的眼界,最终只能寄寓于治学,这于吾国吾民,自是幸事,而于孔子自己,不能不有所遗憾。终孔子之世,阻遏、挨批、加害的情况,一直没有停止。首厄于匡,再困于陈蔡,三危于宋国...详细
[孤灯夜品录]业精于勤. 道阻且长邹传安2016-01-26
“他很少在二、三点钟以前睡觉,有时到五、六点。他常常五、六个星期一直在实验室里,不分昼夜,灯火是不熄的,他通宵不休地守第一夜,我继续守第二夜,直到完成他的化学实验。”——H.牛顿...详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邹传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